心情

分類:生活隨寫

這是爸爸在醫院剛開始那一個月的日記
後來情況都差不多 慢慢的沒有寫了
2007年的最後這幾天
病情突然開始變差
12/31電視裡面都撥著歡樂愉快的跨年氣氛 
爸爸正在跟死神拔河
從早上就開始急救 醫生告訴我們 情況很不樂觀
要走 也要幫他換乾淨的漂亮的新衣服
帶著口罩 眼睛紅腫的到新光三越
挑了一套西裝 一件襯衫 一條皮帶 一雙皮鞋
我真的不想 第一次幫爸爸買西裝就是要離開穿的衣服
我們一直求醫師不要放棄
連醫院都還沒用過的新機器都幫爸爸使用了
看起來似乎穩定了一些
平安的度過了2007年的最後一天
2008年 一清早
家屬休息區 護士在門口喊著"鍾錦慶先生的家屬"
從陪病椅跳了起來 全身開始發抖
我知道 這麼早 一定是有狀況
護士小姐說 藥物已經用到極限 氧氣給到了極限
狀況還是沒有改善
妳們要回家嗎?
要…我們要帶爸爸回家
醫生幫爸爸縫合了傷口 換去了滿是血的衣服跟紗布
媽媽和我和弟弟三個人 幫爸爸換了昨天買的新衣服
原本擔心太大或太小 結果剛剛好
媽媽說 還是你女兒了解你 衣服跟鞋子都剛剛好
整理好爸爸的身體 看起來是這樣的平和
搭上了救護車 回家的路不再是那麼的遠
我記得 爸爸要開刀的前兩天 是我載他去搭車的
離開家門的時候 又若有所思的回頭看了一眼
在醫院 他說 好想回家
終於我們帶他回家了………
家裡的人都準備好在等我們
救護車一到家門口  看到那麼多家人跟朋友都在哭泣著
奶奶呼喊著爸爸
看她這樣 好心疼 心都快碎了
送走了大兒子 又要送三兒子 母親的心一定跟我們一樣的痛
拿掉了氧氣 拿掉了氣切的管子
爸爸 你要放心的走 
不再有病痛了!!!
身體只是個軀殼  你的精神跟靈魂永遠在我們心裡

慢慢的看著他的生命凋零
慢慢的看著他心跳愈來愈薄弱
生老病死 是每個人都要必經的過程
但是…….生離死別 真的好痛好痛好痛

11/09
第一次在這樣手術室外頭
跟想像中的那個樣子差異很大
吵雜的人群
等待著都是裡頭那個親人或者朋友

電視螢幕上的跑馬燈
名字一個跳過一個
一百零三
今天有一百零三個人在動手術
不論是大手術或小手術
醫謢人員從手術室出來喊著病人的家屬
焦急著跑到旁邊 沿著病床 緩緩的在走道前進著
或者回到病房 或者換到加護病房
每個人臉上的焦慮神情 不約而同的顯現在臉上

在等待室 
細心回答醫護人員的問題
血型 開刀部位 開刀的醫師…..
背著老爸 我竟然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泛紅的眼眶
跑出去在樓梯間 流下眼淚
媽媽拉著我的手 緊握在爸爸的手上
我一直想做這個動作 但是卻提不起勇氣
怕壓抑的情緒會瞬間潰堤
怕爸爸更緊張 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哭
但是還是止不住淚水

鍾錦慶要進手術室了
狠用力的抓住爸爸的右手 輕輕跟爸爸說加油
喉嚨裡已經發不出更大的聲音了
哽咽的這兩個字  壓抑了很深的情緒
十個小時
這是多麼漫長的煎熬

手術室的門開開關關
推出病床上的人
有的緊閉雙眼 有的大聲哀嚎

11/10
一個小時又過了一個小時
漫長的等待
sam晚上都陪在我們身邊

昨天中午十二點半進了手術室
到凌晨一點半醫師走出來跟我們說了一下情況
兩點才看到四五個醫謢人員把爸爸的病床推出來
直接進了加護病房

看到臉色比想像中的好
但是身上那些管子真的很令人不舒服

早上進病房看爸爸
整個情緒很不穩定
傷口很痛吧 又不能說話
爸爸一直的掙扎
看他睜大眼睛看著媽媽 試圖想要開口說話
好像想跟我們說 好痛 他想要放棄
一直用言語鼓勵著爸爸
他一直踢掉被子  我又幫他蓋好 又踢掉
我問爸爸 你很熱 對不對?
對你就點頭
爸爸點點頭
就幫他把被子掀開了一點點
那樣子的心情很難形容
看著親愛的家人 掙扎的抗拒那些
知道很痛 那又沒辦法是為了他好
一直哭 一直跟他說要勇敢
病床裡的人是沒有尊嚴的

好難過!!!!!
換弟弟進去安撫爸爸

11/11
下午兩點那一次進加護病房
看起來爸爸很穩定了
醫生幫他打鎮定劑
讓他可以休息 情緒不要那麼激動
看他很穩定
和弟弟就先離開醫院了
明天還要上班
爸爸跟媽媽都在醫院
總要有人在公司
為了要讓爸爸放心
縱使不想離開醫院 還是得回去照顧好公司

回到家其實好累了
洗好澡整理一下 
準備要睡覺了

媽媽打電話給我 
跟我說 妳先冷靜
你現在去外面跪著拜拜
爸爸現在情況很危急 快去
我全身發抖 腦子一片空白
找不到內衣在哪裡?
很快的套了衣服
跪在大門口 求老天爺保佑
一百下的磕頭 額頭都磨傷了 頭很暈 淚水止不住
一家四口 分散在三個地方
媽媽很慌的時候 我竟然無法陪在她身邊
我跟媽媽說 等我 我現在馬上上去!
打電話聯絡了車行 
媽媽說 表哥要陪我去 我說好
整理一下 就出發了
全身是發抖的 那時候 我好怕好怕會錯失任何一點點時間
十二點半出發 三點就到了台北
一路上都是沉默的 淚水停不了
到了醫院 爸爸情況已經比較穩定了
進去加護病房看看他 跟他說說話
出來的時候已經四點多了
一個人坐在大廳喝著熱的紅豆湯
媽媽傳簡訊跟我說他沒有安全感 叫我上來陪她
握著她的手睡覺 
好累了 今天!!!

11/12
媽媽很早就起床了
應該是說沒睡覺吧
天一亮他又進加護病房看爸爸
還好 穩定了一些了

十一點去加護病房
醫生說 昨天急救的時候
有一陣子爸爸腦子缺氧
所以可能會影響到以後他的記憶力
或許不至於會變成植物人
怎麼樣情況 要再觀察看看
聽到這些 我跟媽媽都快崩潰了
出來抱著媽媽 她靠在我身上一直哭
我們都害怕 爸爸再也無法睜開眼睛看看我們了

每一次進去加護病房都在耳邊呼喊爸爸
爸爸 你不要不理我 好不好?
每次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 我都好難過好難過
你會不會不再理我了
我好怕 你不願意再看我們了
在爸爸耳邊說話 跟他說公司的事情 家裡的事情
腦子裡一直迴盪那一天 爸爸睜開眼睛努力看著媽媽的表情
好心疼

你知道嗎?
要不要給你止痛藥都是很難為的一件事情
想要你醒過來 但是又怕醒過來你會痛會去拉扯管子
那些管子都是維繫生命重要的東西
但是又不想要你一直昏睡
很害怕很害怕
你記得的 你說我們要有責任感
我們是你的責任感 你不要忘記 永遠不要忘記 好不好??

中午真的很累 躺下去很快就睡著了
有一雙手撫摸著我的臉龐
歐 是sam來醫院了
我們一起下去吃了午餐
也幫媽媽帶了午餐

兩點 進去看了爸爸
每一次叫他 他不回應我的時候 我都會哭個不停
不要不理我 我大聲呼喊著
我多想要你睜開眼睛瞪我 或者罵我 或者唸我 或者給我一點點反應
我都會很開心
拜託!!!!!!

sam陪我們到晚上十二點才回去
我想他也很累了
我也很累了
躺下去很快就睡著了
只是這裡很吵
一下子有人電話響 一下子有人打呼 有人走動
真的很不好睡覺耶

11/15
清晨四點的一通電話
睡夢中驚醒
我們一直都是有信仰的
四點 大嫂跟我說 關聖帝君降乩
指示我們要怎麼做
弟弟搭了六點半的車子 往集集出發
一整天的舟車勞頓
等待著晚上十二點 幫爸爸做了些儀式
做完了這些 鬆了一口氣
神明說 明天是爸爸的關鍵日
我都不敢睡覺
睡睡醒醒的
醒來就去加護病房看看爸爸
看他穩定 才又放心的去躺了一下

11/16
關鍵日的一天 
這句話 一直在腦海裡
我們都小心謹慎的 怕有一點點的疏忽

晚上進去跟爸爸說話的時候
爸爸眼睛就微微睜開
我說 二伯父有來耶 
在外面 叫他進來好不好
我去換了二伯父進來看爸爸
聽說 爸爸整個血壓飆很高
還試圖伸出手要拉二伯

今天的血壓都很穩定
升壓劑劑量也調低了
好累好累的一天
晚上十一點多就躺下去睡著了
只是 很詭異
我睡到一半自己起來脫外套
ㄟ……..好可怕歐!!!!

11/17
早上進去病房看爸爸
他還會微微的睜開眼睛
有些反應

下午一直到晚上 都是沉沉的睡著
其實 睡覺 對他而言是很好的
睡覺可以幫助他的傷口跟身體機能恢復更快
但是看他一直睡覺 又會覺得很不安心

今天看了新聞
邵曉玲車禍 這樣復健了一年 才出院
雖然他重度昏迷 但是身邊人的言語 他都是有聽到的
聽覺 是人最後停止的功能
所以這陣子 就算爸爸對於我們說的話毫無反應
但是我們還是每天在他耳邊重複著公司的事情 家裡的事情 外面的事情
就算他沒有力氣回應我們 其實 我相信他的聽覺還是正常的
他沒有放棄的時候 我們也不能輕言的說出任何一句放棄的話

記得那時候 胡自強 呼喊著要大家救救他太太
那種鶼鰈情深的感情
就像媽媽對爸爸一樣
就算他再怎麼的看起來狼狽
媽媽對於他的付出跟愛 從來沒有停歇過

晚上小兔跟大胖來醫院找我
買了三碗紅豆湯
照常理說 照顧病人應該會很勞累變瘦才對
但是這陣子 每天三餐很正常的吃
又有一些親朋好友一直買吃的東西來
歐 糟糕!!!肥死了!!!

11/18
今天爸爸狀況都很好
眼睛睜的很大
手也都有反應 
也會點頭跟搖頭

我問他 爸爸你知道我昨天幫你掏耳朵嗎?
他搖搖頭
我說 我昨天幫你掏耳朵耶
你記得嗎?小時候你很愛幫我挖耳朵
他沒有回應我
但是我們很努力的 讓他想起很多事情
我希望 醫生說的 記憶可能會受損
這只是他錯誤的判斷
至少 目前而言
他最掛念的事情 公司跟家人
跟他說的時候 他都很有反應的

終於回到家了
雖然又是孤伶伶的一個人
面對偌大的房子
但是回到家 感覺真好
我希望可以很快的帶著爸爸媽媽一起回來

大概從上個禮拜的今天
那樣子的感覺一直無法忘卻
那一晚 全身法抖 幾乎無法呼吸
兩頰止不住的淚水
第一次 覺得雲林台北的距離很遠的時候 是在伯父過世的那一天
第二次 覺得雲林台北的距離很遠的時候 就是爸爸狀況不好的那一晚
兩百多公里的路程 我覺得好漫長好漫長
那一刻  我都有生離死別好強烈的感受
好險 這一次 我還是可以緊緊的握住爸爸的手

11/25
今天回到家了
爸爸這兩天反應都很好
也很願意配合做手部的運動
除了開刀的隔天痛到一直掙扎
這幾天應該算是他意識跟精神都很清楚的時候了
跟他說什麼都知道也會給回應

本來很怕就像醫生說的 會影響他的記憶
好險 在他的腦子裡面
我們都還是存在著…

回到家晚上七點半了
想說等八點半加護病房的探病時間結束打個電話給媽媽
電話一直關機
一直打……到十點多都還是關機
想說媽媽可能出來忘記開機 或者去洗澡什麼的
晚上十點多媽媽打給我
跟我說 爸爸把呼吸管拔掉了 她才會在裡面待那麼久
怎麼可能???爸爸連做手部握球運動 都沒什麼力氣了
是多大的力量 讓他可以把手抬到嘴巴把呼吸器拔出來?
這是很痛苦的吧 才會讓自己有那麼大的意志力去做這件事情
上奇摩知識家看了很多關於插管的問題
對於一個意識清醒的人而言 放了一跟那麼大的管子在喉嚨裡
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情
聽到媽媽用很鎮定卻還帶著發抖的聲音跟我說話 我也好緊張
一緊張就手腳冰冷 一直拉肚子
媽媽在加護病房陪了爸爸一整夜
不敢闔眼的一整夜……..好辛苦 好煎熬
媽媽好偉大!!!

11/26
媽媽說 爸昨天一整晚呼吸的好累
呼吸對於正常人是很自然的動作 不需要思考
對於病人來說 自主呼吸卻是那樣辛苦的
早上醫師來 幫他打了麻醉藥 又做了第二次的插管
媽媽說 爸爸是抗拒掙扎的

今天一整天 爸爸都在睡覺 眼睛只睜開過一次
很累了吧!!!昨天這樣呼吸了一整夜

醫生說 建議做氣切
這樣對於爸爸或許會好一點
上網看了很多關於氣切的東西
要氣切還是不要?各有利弊
但是我想 少了一個呼吸器插在嘴巴上面 應該會舒服一點吧?
我跟媽媽說 還是問爸爸吧
他現在意識是清楚的 他的身體他的生命 交給他自己決定吧……

晚上七點加護病房的探視時間
媽媽進去了一下子 就出來打電話給我
他說爸爸一直昏睡 叫他都沒有反應
她說她眼皮一直跳 很不安 問我要不要上去台北?
我說好 那你等我一下 我整理一下東西
簡單帶了幾件衣服 洗了個澡 要搭八點十五分的車子
後來快八點媽媽又打給我說爸爸醒了
她有跟他說話了….叫我不用上去了
我說好 那看明天狀況怎麼樣 再決定我要不要上去陪她

她覺得爸爸會怪她 今天為什麼讓醫生又幫他插管
護士叫他 他都有醒
但是媽媽叫她 他都閉著眼睛
生病的人總是會這樣孩子氣跟任性
媽媽說的委屈 聲音都哽咽了起來….
我告訴她 忍耐一下如果可以讓爸爸更好也是值得的

心疼爸爸躺在病床的那種折磨
心疼媽媽日夜不分照顧的那種辛勞

今天擔心的情緒很多
很悶很暴躁
情緒低落不再起伏
已經沒有什麼事情會比心頭上的擔心還要重要了
 
———————————————————————————-



  • 臉書留言
  • 一般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 訪客

    我爸爸也在這個月走了,我爸跟你爸一樣,也是一直拔針、拔掉呼吸器,最後陷入
    昏迷…就這樣走了,你的過程跟我好像,我男友也在當兵..這幾個月真的好痛
    苦…

  • a0934483052

    妳要勇敢面對歐”我爸也是走了好幾年”ㄚ公白髮送黑髮那種心
    情是痛”’家人都哎””所以要好好珍惜身邊的人”捨得”放
    下”祝福”’人生還是必須走下去”

  • alice38

    看完我哭了,了解那種痛!何況是自己至親的父母呢?
    無法用什麼心情來安慰你~~
    只能說你還有媽媽和弟弟,要好好加油!
    時間真的能撫平時間!
    你夠堅強了還有辦法可以上來把這些情緒打出來,
    今天是我無法做到~~~

  • ben800804

    加油!!
    雖然只是剛好路過
    不過 要堅強唷
    一定要加油!!!

  • cdenhylo248

    加油!!
    雖然只是路過不知道能說些什麼
    但能給你的就是加油及支持你
    相信你爸爸上了天堂一樣在手護著你們~
    一定要加油歐

  • wt001001

    公告!各大企業主的呼籲~我們非常重視您的Blog,
    因為您的部落格可以成為重要的傳播媒體,
    為Blog創造收益,繼續讓您提供更好的創作!
    詳情~
    http://www.web-
    time.com.tw/emarketing/ad/20070119.html?sid=11628